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中西医结合打开耳鼻喉科新局面

2018-07-13 14:32:1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1版

北京同仁医院中西医结合治疗耳鼻喉疾病,让中西医优势互补,为患者制定个性化诊疗方案

——中西医结合打开耳鼻喉科新局面 

时隔多年,82岁的吴乃英再次听到声音。欣喜之余,他有一些不习惯。他是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中西医结合治疗下康复的耳聋患者之一。

对耳鼻喉领域的常见疾病,医生们有一个通俗的叫法——三炎一聋,即鼻炎、咽炎、中耳炎、聋哑症及各种耳聋疾病。耳鼻喉领域涉及到头面部深在的细小腔洞,这些敏感的区域被医生们戏称为“精巧地带”。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指出,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鼓励中西医结合。中西医联合攻关重大疑难疾病,已经成为新时代的课题。这个新课题,也成为解决耳鼻喉这个“精巧地带”问题的尝试方向。

▌中医方法打破僵局

“即使张嘴大口大口吸气也不够”,“只能靠在床头睡到天亮”,在鼻炎病友会QQ群里,有很多人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一项由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中心于2015年进行的调查显示,我国的鼻炎发病率高达37%,并呈逐年上升趋势。

对于鼻炎,西医的治法一般是见症治症,或消炎杀菌,或手术治疗,但由于易复发,难根治,窒息感总与患者如影随形。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北京同仁医院就开始了中西医结合治疗耳鼻喉疾病的探索。但如何结合、结合的效果如何,临床实践一度遇到瓶颈。

真正打破僵局的,是发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蝶腭神经节针刺术。

在长期临床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人体鼻腔周边藏着一个能有效控制鼻炎的开关——蝶腭神经节。可是它藏得太深了,如何才能刺激到它呢?研究人员想到了针灸。

由此,一种中西合璧的治疗方法诞生了。使用中医的治疗工具,运用中医的调针方法,利用针刺良性双向性调节作用,穿透表层的经络穴位,以一根5.5厘米长的银针,深刺西医解剖位置中的蝶腭神经节来治疗疾病。这种方法操作简便、痛苦小、见效快、疗效高、无副作用。

随着研究的进展,北京同仁医院的研究人员在CT影像下发现了针刺前后鼻腔腔隙的变化。这一发现更加有力地证明了该方法对于鼻炎的治疗作用。

在对超过13万名患者的临床治疗中,该方法对慢性鼻炎有效率达90%,变应性鼻炎为70.4%,慢性化脓性鼻窦炎为52.4%。大部分鼻炎患者经过治疗症状可以得到缓解,许多慢性鼻炎患者经过数次治疗甚至可以多年不发作。

这一研究让北京同仁医院对中西医结合在耳鼻喉领域的新作为充满信心。进入21世纪以来,中西医结合在耳鼻喉领域有了新的气象。尤其是2013年,北京市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研究所成立后,中西医结合临床研究迅速发展。

西学中,中学西,优势互补

北京市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研究所所长、北京同仁医院常务副院长张罗说,5年来,研究所一直注重发挥传统中医药优势,并应用现代新理论、新方法进行中西医结合研究。

中西医结合,是研究所成员们的共识。在探索中西医结合的道路上,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从思维到行为,都经历着巨大转变。

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中心防聋办主任黄丽辉的改变,是从6岁患儿优优开始的。先天性耳聋的优优看到黄丽辉的第一眼就对她说,阿姨,我不想再扎针灸了。

原来,在见到黄丽辉之前,家长已经让孩子扎了近2年的针灸,却没有见效。“他属于先天的遗传性耳聋,针灸并不是治疗这种耳聋的最佳方案,他的这种情况,应当尽早佩戴助听器,听力严重下降后应选择人工耳蜗手术。”黄丽辉说。

而对于6岁的优优来说,不佳的治疗方案,让他错过了恢复听力的最佳时期。

这个病例深深刺痛了从事听力研究数十年的中医黄丽辉。她开始认识到中西医相互学习的必要性。黄丽辉说:“我的老师、国医大师干祖望说过,一名好的中医大夫一定要具备现代医学的素养,如果你连现代的影像片都不会看,那称不上是一名合格的中医大夫。”

为了学习西医知识,黄丽辉到日本东京大学进行了为期六年的学习。在北京同仁医院,与她一样的中医大夫还有很多。传统医学科主任廉海红介绍,传统医学科与重点学科耳鼻喉科密切合作,积极补充西医知识,不仅全面拓展了合作领域,而且在面对耳鼻喉疑难疾病时,思路更加开阔。

中学西之外,西医也在补充中医知识。

研究所副所长刘博就是一位典型的代表。她认为,西医从症状入手,中医注重整体分析,两者互相学习,互相沟通,才能在面对疾病的时候,携手作战。

“这种学习是双向的,它不是简单地把中西医放在一个篮子里,而是从更高的层面上进行交流。”张罗说。

制定中西结合个性化方案

“中西医是互通的,为患者定制全生命周期的最佳治疗方案,是中西医结合的最终目的。”张罗认为,在耳鼻喉领域,中西医有着各自的优势和不足。西医多向微观方面发展,注重组织解剖、细胞结构、生理生化及病理变化,而相对较少注意整个机体与这些局部器官的联系。中医从宏观角度出发,以中医特有的整体观看问题,认为耳鼻咽喉分属不同的脏腑,其生理功能的维护、疾病的形成与变化、临床辨证与治疗,都通过脏腑经脉与机体整体的生理病理密切相关,但中医对这些局部器官及组织结构的观察和了解相对比较粗犷。

个性化的方案,能够把两者的优点有机结合起来,该中即中,该西即西,让每个患者在不同的病程,都能够获得最佳的治疗方案。

何彦冰是这种治疗方案的受益者,今年46岁的他在1992年患上了过敏性鼻炎。

“整整3个小时,不停地擤着鼻涕,眼睛、鼻子痒到你抓心挠肺。3桶纸巾1200张抽纸依旧不够用……”,何彦冰曾在微博上记录下自己发病时期的感受。

每年发病的时间,被他称为悲情六月、痛苦七月、黑色八月、夺命九月。

当何彦冰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从家乡陕西榆林来到北京治疗,他不曾想到,北京同仁医院的中西医结合疗法,让他获得了自由呼吸的权利。

在对他的个体情况进行了充分了解之后,同仁医院为他量身定制了一套治疗方案,包括药物与非药物治疗、中医治疗和西医治疗。他切实体验到了中西医结合的优势。

张罗说,中西医结合是耳鼻喉领域的发展趋势。未来,在耳鼻喉领域,研究所还将持续发力,为更多的耳鼻喉疾病患者消除病痛。

如今,在何彦冰的微博上,最常出现的哭泣表情,换成了一个笑脸。(徐婧)

标签:
中医药研究

推荐阅读

为您推荐

热门新闻

7日涨跌

查看更多
品名 市场价格 涨跌幅
海龙550-140009.80%
草果66-739.63%
龙骨40-2806.60%
冰片210-2606.41%
黑芝麻14-16-6.40%

最新快讯

无人机
您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版本过低,在本页面的显示效果可能有差异。建议您升级到 Internet Explorer 8 以上浏览器: Firefox / Chrome / Safari / Opera